游泳

恶魔法则 第五百四十章 【我们回来了】

2019-10-17 21:31: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恶魔法则 第五百四十章 【我们回来了】

嚓!

锋利的刀刃切进了血肉之躯,坚硬的颈骨并无法抵抗金属的刀刃,在兽人强悍的力量之下,颈骨被这一刀斩得粉碎,带着一声哀嚎,这只冰雪魔狼终于倒在了血泊之中。

四个牛族战士涌了上来,它们利用手里的刀,很快将这头魔狼的尸体肢解开来,剥下了它的皮毛。其中一个牛族战士老练的先将魔狼后肢上最肥美的一块肉割了下来,送到了一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一个个头最高大粗壮的牛族战士的面前。

那个家伙的身躯足足有两米五十左右,宽阔的肩膀,隆起的肌肉,蕴涵着强大的力量,而那重达几十公斤的铁甲,却仿佛丝毫没有任何的沉重感,它的脚下,地面上插着一柄带血的长刀。

“头,这是你的。”

看了一眼面前那块肥美的狼肉,这个牛族战士的首领裂开大嘴笑了笑:“让大家一起分吧!这几天收获很不错,足够吃了。”

那只魔狼的尸体很快就被切割成了一副骨架,这些兽人干得很彻底,连一丝肉都没有留下,那些兽人就把割下的大块大块的狼肉挂在身上,而最后一个家伙,看了一眼地上的骨架,还把它抓了起来扛在肩膀上。

四个牛族战士对付一只成年的魔狼,只有一个不小心被魔狼shè出的风刃擦破了一点皮毛,其他人都高兴的得到了战利品

整个冰封森林里,这样地猎捕队足足有上千支。

超过五千名牛族战士。充当了兽人大军的先锋队,它们在冰封森林里已经转了足足二十天了,它们的任务很简单……打猎!寻找一切可以充当粮食的东西!

二十天地时间,冰封森林的魔兽倒了大霉。

无论是个头健壮的魔狼,还是那些躲藏在冻土之下地火狸,或者是食尸怪……都成为了兽人族的猎物。大批地魔兽被这些家伙猎杀,然后被切割成一块一块地肉干储存起来。作为未来地粮食。

就连那些鳞片坚硬地地龙。也在兽人强大的力量和围攻之下。被一只一只从地下引了出来。然后用矮人族锻造出来的铁锤,敲破了它们的鳞片。

冰封森林里别地没有,魔兽却是数量庞大,多少个时代以来。魔兽在这片广袤地森林里生存栖息。除了偶尔有那些大胆不要名的人类佣兵进来零星的打猎之外,在这里,魔兽没有天敌,尽情的繁

而现在,这些比魔兽更强悍。并且拥有高等智慧的兽人大军开入冰封森林之后。二十天来。整个森林变成了一片巨大地猎场!

这些兽人族天生就具有打猎地天赋。它们熟悉一切野兽地习xìng。比那些人类地佣兵更狡猾,更擅长把那些魔兽从自己地洞穴里引诱出来猎杀。甚至就连它们布置的陷阱。也比人类佣兵地陷阱更有杀伤力!

还有大片大片地阔叶树被砍倒!成片的树林变成了一片一片地裸露在冰雪之中的树桩。

对付那些沉重地木料。强壮地兽人族甚至不需要任何搬运的工具,只要两个强壮地兽人合力。就足以将一颗大树地木料搬运走!

那些木料被砍伐打造成了各种简陋的营房。而那些树木的叶子,尤其是阔叶。还可以成为蹄足兽人喜欢地美食。

兽人之中。蹄足包括了马人和牛人等等,这些种族是杂食生物。它们可以吃肉。但是也不拒绝那些爽嫩地阔叶。

越来越多的先锋队伍开入了冰封森林里,在这片广袤地森林里,寻找着一切可以充当粮食的东西。然后把它们储藏起来。等候随后即将到来的大军!

大圆湖已经被兽人占领了,这片大湖边上。布满了兽人族地简易木棚,每天都有兽人族在用木棒破冰取水,它们还学会了猎捕湖里的水怪。

大圆湖里除了有肥美的鳞鱼——这也是一种魔兽。这种鱼跳跃出水面的时候,可以从口中吐出如缝衣针一样的毒刺,可以将一个成年的人类毒倒。

可是这样的毒素,却仿佛对兽人没有太大的效果。

而且兽人的蹄足之中,还有一支奇特地队伍,这些兽人的模样身躯庞大而肥胖,全身光溜溜的似乎没有毛发,可是却拥有超厚地皮层,蕴藏了极多的脂肪!它们口大眼小。还拥有粗壮的大牙,同时硕大的鼻孔内还有天生的息肉,可以使得它们潜入水中。长时间的潜伏在水下。

而厚实的脂肪皮层,使得它们根本不畏惧冰冷的湖水!

这一支兽人,也属于蹄足的一脉——根据古老的传说,它们的祖先的和河马有某种亲属关系。

这支兽人占据了大圆湖的绝大部分面积的湖面,它们每天不停的来往于湖水和岸边,尽情的捕捉着生存在大圆湖里的一切鱼类和水中的动物,植物……

“今天收获了多少!”

大圆湖边,一个最大的木棚里,一个兽人族的首领,看着回来报道的几名猎捕队的头目。

“那些魔兽越来越狡猾了,我今天只抓到了十四头魔狼……哈哈,这些东西的模样,可真像多米内斯那个讨厌的家伙。”一个头目裂开大嘴笑道:“如果说不定还和狼族有什么亲戚关系呢!”

“闭嘴!”首领怒道:“要尊重狼族的多米内斯大人!”

“哼,那些狼族,只听从jīng灵的命令,它们恐怕早就忘记了它们是兽人了。”部下不满的嘟囔了两句。

兽人们的心情非常的好。

这片冰封森林,在人类看来是蛮荒的可怕地区,可是在兽人看来。却简直就是肥得流油的猎场!

“人类地世界简直太好了。”一个兽人忍不住叹息:“这真是一片好地方!我们在这里打猎一天的收获,比在家里的时候一个月都要多。”

兽人首领冷笑了一声:“你没听jīng灵族说吗,所以人类称我们被驱逐的地方叫做罪恶之地。可是这些人类却占据了最好地土地……大家继续加把劲吧!多储备粮食,我们的大军很快就要到来了!”

“听说狼族那些家伙已经出了森林,而且和人类已经交手打了几次……唉,真羡慕那些家伙,我昨天听送回来的狼族的伤者说,它们已经品尝过人肉的滋味了。”一个猎捕队的头目叹了口气,满是羡慕地嘟囔:“那一定很好吃的。”

————————————————————

在经过了超过两个月的堪察之后,狼族骑兵的一些成员。最远的地方甚至跑到了卡巴斯基要塞城下不到五百米的地方!

守护在城墙之上地帝国士兵,有不少人都亲眼看见了那些三三两两,骑着巨狼飞奔地怪物。

而随后,狼族骑兵完成了对卡巴斯基防线以北地区的堪察,它们得到了足够地消息,终于全部退回了冰封森林。

“人类做好的战争地准备。”狼族骑兵带回了消息:“人类在南面建立了一条防线。有大批军队驻扎。而防线以北,几乎所有的人类都撤离了。留下了很多废弃地村镇,还有土地里的粮食也全部没有了……不过我们依然抓到了不到大概六百多个没有撤离的人类……真可笑。听说人类已经发布了战争命令,人类地首领……哦。听说他们的首领叫‘皇帝’,那个皇帝下令让所有的人类都撤离,可是却还有一些不听话的家伙留了下来……真可笑。他们为什么要留下来送死?”

狼族骑兵先锋队的一个头目,对着面前的首领汇报。

这个狼骑兵的身躯很健壮,铠甲之上开带着斑斑的血迹。而它的态度很恭敬。因为站在它面前听取它汇报的,正是兽人之中,狼族的首领,兽人的三巨头之一,多米内斯!

多米内斯的狼盔随便的放在了一块石头上,它听见了部下的疑惑,这个狼族首领冷笑了一声:“你说他们为什么不离开,留下来送死?”

“是的。”狼族骑兵冷笑道:“可怜的家伙,全部都变成了我们的粮食,我的人亲手把他们弄成了肉干,味道……还不错。可是他们为什么不离开?”

多米内斯忽然叹了口气,它抬头仰望天空:“因为,他们舍不得放弃他们的土地。”

多米内斯的语气很复杂:“就像我们的祖先一万年前被驱逐出这块大陆的时候一样,那个时候,我们也一样留恋这里,一样有很多族人不肯离开……这是对故土难以割舍的感情。”

部下看着尊敬的首领,忽然笑了笑:“大人,您说话的语气,就像是那些虚伪的jīng灵一样,只有jīng灵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多米内斯也不生气,摇头道:“不管如何……我们回来了!”

————————————————————

回来了!!

两个月之后,第一支大批的兽人军队,终于走出了冰封森林的南端!

超过两万名兽人士兵,列着队,越过了森林的边缘,来到了平坦的北方平原之上!

面前开阔的土地,还有那远处隐隐可见的人类放弃的村镇,那些建筑,那些山,那些土地……

这第一支两万牛族士兵走出森林之后,经过了短暂了沉默,队伍之中陡然爆发出了冲天的怒吼和欢呼!

兽人们挥舞自己的大刀,或者用刀背奋力敲打自己的盔甲,发出的乒乒乓乓的声音,无数嚎叫的声音,将远处的鸟儿全部惊得飞走,还有人用力的捶打自己的胸膛。

声浪一波一波,此起彼伏。

很多兽人甚至扑在了地面,伸出粗壮的手掌,手指狠狠的插进了地面冰冻坚硬的冻土里,丝毫不顾及手指的疼痛,用力抓起一大把一大把的泥土,狠狠的揉搓着,然后张开手掌奋力的扬开!

“土地!是土地!看看着泥土,看看这土地!多肥沃!!!”

兽人们欢呼着,还有人大声哭喊。

“这些都是我们祖先的土地!我们的祖先曾经就是从这里被驱赶的!被那些可恨卑鄙的人类驱赶走的!这些土地原本就是属于我们的!!”

“一万年了!一万年了!!我们回来了!!”

“我们回来了!!!”

“回来了!!!”

嚎叫声之中,扬起的刀锋成林,阳光之下,泛出片片寒光!

——————————————————————

“你说,这些东西在鬼喊什么?”

高空之上,一架热气球飞艇里,四名帝国的士兵俯视着地面,他们躲藏在高空之上,下面那些激动的兽人并没有发觉他们。

帝国的士兵手里拿着一架配制的望远镜,这是西北郁金香家族的产品,也是郁金香公爵大人的一项发明。

魔法师的“鹰眼术”虽然可以代替望远镜,但是毕竟魔法师的数量太稀少了。

望远镜之中,人类的士兵面sè严肃的看着下面那群黑压压一片欢腾跳跃的怪物。

“它们在喊什么?为什么这么激动?就好像它们已经打赢了一样,哼!”

一个士兵冷笑着。

“好了。”这架飞艇的长官摇头:“我们没必要考虑这些,现在回去吧,把消息送回去,告诉上面,这些怪物来了。”

“头儿……”那个士兵忽然低声道:“你看,我们的飞艇下面了几个炸弹……要不要丢下去?让这些怪物尝尝苦头,也为死去的骑兵斥候兄弟报仇。”

“回去!”长官冷冷道:“我们的任务是侦察,不是打草惊蛇!严格服从条例!难道你忘记了吗!”

现在的帝国空军第一师团,前西北dúlì师,在西北创立之初,杜维就给这支军队打下了和帝国传统军队完全不同的烙印:严格的条例,和绝对的服从!

那个士兵虽然惋惜,却依然执行了命令,低声嘟囓了一句:

“哼,鬼叫什么!迟早把你们全打回去。”

昭通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淮北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泉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昭通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淮北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