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蔡康永康熙来了需要增加点陌生感

2019-10-09 19:37: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蔡康永:《康熙来了》需要增加点陌生感,

因为2014年刚好是综艺节目《康熙来了》开播满10周年,上海杜莎夫人蜡像馆特别为蔡康永和小S徐熙娣制作了一对蜡像,并大手笔地把整个中天的《康熙来了》录影棚搬到了南京东路的杜莎夫人蜡像馆,让这对蜡像主持坐镇。

上海癫痫病医院排名当蔡康永和小S来到蜡像馆的“摄影棚主场”,为《康熙来了》开播10周年拉响庆祝彩纸炮,栩栩如生坐在主持台上的蜡像,令二位本尊感慨不已。“当初没有奢望这个节目能做多久,我以为两三年就算很多了。”看着呆了10年的摄影棚,蔡康永说,“如果制作人一开始告诉我这个节目要播出10年,我一定会因为坚持不了而放弃的。”

大节目,小制作棚

透明玻璃背景、跑马灯、现代艺术罐头布置、立式主持座椅,上海杜莎夫人蜡像馆布置的《康熙来了》录影棚,完全按照台湾中天电视台录影棚1:1复制而来。录影棚相当小,不到50平方米,录影时棚里不仅要站两位主持,还有陈汉典和四五个嘉宾,以及全组工作人员和摄像。

相比《康熙来了》在全亚洲的名气,这个录影棚,用“寒酸”来形容不为过。“所以我们一直没有效仿西方的谈话类节目,将录影棚对观众开放,招募观众每期进棚参与。只有今年《康熙来了》播出十周年庆典时,才破天荒邀请粉丝到摄影棚里体验了一遍节目的录制过程。”台湾中天电视台马詠睿董事长说。

就是如此简陋且粗糙的摄影棚,制造出了台湾地区最热门也最长情的节目《康熙来了》——超过2600期节目,全亚洲络点击量高达53亿。

比起所有嘉宾,主持人蔡康永和小S的知名度无疑更高更耀眼。“到现在,我想大家终于承认我是个巨星了。”小S打趣。

一个有点怪的节目设想

2004年,王伟忠提出想在晚间10点档打造出一档“有点怪怪的”节目,把娱乐圈的人和事,用一种与众不同的角度呈现出来。

他非常看好之前主持过《娱乐百分百》的古怪姑娘小S,“都说是大姑娘笨,二姑娘精,我见到ASOS当时就建议她们俩分开发展,大S去演戏,小S就更适合主持。”王伟忠说。

为了平衡小S的古怪跳脱,王伟忠选了高学历且书卷气非常浓的蔡康永坐镇。

“康永是个会说话的知识分子,小S是机灵的女丑角,两个人的搭配正好非常奇怪,符合当时节目的构思。”

把两个主持人名字中的第二个字取出来,就有了《康熙来了》这档节目。

负责录制节目的执行制作人詹仁雄在《康熙来了》10周年特别节目中爆料说,最初录制《康熙来了》,每期节目预算折合人民币不到10万元,录影棚不大,里面的背景也是相当简陋拼凑而成:“10年前,蔡康永和小S第一次进棚录完影,他们俩说的第一句话是‘可不可以不录了’。”

一旁的蔡康永接口:“我不想录是因为布景太烂了,你当时跟我说来不及,就先拿仓库里的东西拼一下,我看到都傻掉了,好可怕。”

主持人化腐朽为神奇

但是小S和蔡康永两位主持人,化腐朽为神奇。小S相当“不寻常”的提问方式,蔡康永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急智,使得《康熙来了》一炮打响,节目开播一年,两个人就拿到了金钟奖“最佳综艺主持人奖”。

回想第一年做节目,《康熙来了》邀请过李敖、马英治白癜风药九、连战、罗大佑、陈文茜、许纯美等一众热门人物……无论坐进演播室的人是谁,小S一贯以“调戏”出招,在蔡康永一搭一档的鼓励下,小S剪费翔的胸毛、摸过王力宏的胸、与连战聊内裤颜色、坐马英九大腿……

制作组和两位主持人达成一致,将名人放低了给大家看,让娱乐生活化地呈现在每一个人面前。“它就像你客厅里的宠物,你不会期待它突然跳火圈、或者长出翅膀飞到天上去,只是有它在你脚边,逗逗你开心,你就会觉得安心一点。”蔡康永如是说。

主轴永远是蔡康永

十年《康熙来了》,观众见证着小S从找男朋友,到结婚怀孕,成为母亲。“不好意思硬逼着大家陪我生了三个小孩。”小S耸耸肩。站在小S身边蔡康永无缝衔接:“这种人生分享无法重现,现在回顾《康熙来了》,会不会有一种看小S纪录片的感觉?”

反倒是蔡康永,十年来几乎没有变化。

这一切,倒是吻合了当初王伟忠为《康熙来了》做的基础设定。

节目看似全部以小S为主,她插科打诨,她挑起冲突,但实际上,访谈中把控方向的主角从来都是蔡康永。

所以每次上场前,小S都会请蔡康永决定访谈主轴,她负责添加配料,“我相信康永,他有能力让节目变得更好看,更加与众不同。”

增加一点陌生感

即便是夫妻结婚十年,也会生出过吵架分手离婚的念头无数次,做节目,怎么会没争端?

两个主持人当然吵过架,也生出过分手或离开的念头。

最终,无一付诸实现。《康熙来了》也因为广受欢迎,一直顺利播出到第十年。

蔡康永把这个过程比喻为温水煮青蛙:“假设制作人从一开始就告诉我,这个节目要播10年,我一定会因为自己坚持不了就不接了。但是如果把青蛙放在水里慢慢加温,他便不会察觉,就像我和S在《康熙来了》的感觉,我们愉快地悠游,一晃竟然也10年了。”

连小S也承认,十年搭档后,她已经无法甩脱蔡康永打在她身上的烙印,“如果可以,我打算一辈子赖着蔡康永。”

“我也非常非常喜欢S,从一开始我就发现我和S的幽默、灵感来自于同一个频率,我们很快成为无话不说的好友。工作之外,搭档可以成为好朋友是多么珍贵!”

蔡康永说,两个人经过十年搭档,早已越过了心有灵犀的程度,现在要做的,反倒是增加一些距离感和陌生感。为了让录影更有火花,两个人现在私下几乎不主动交流家庭生活和私事,把一切都攒到每周一次的录影上。

历经十年,要保持新鲜愈发困难,毕竟两位主持人心里明白,《康熙来了》随时会面临结尾。中天电视台在《康熙来了》播出10年时做过大规模调查,不少观众都会觉得节目相比以前“不那么好看”,让他们坚持看下去的,一是习惯,二是不舍得“康熙”这对主持人。

对此话题,蔡康永相当大方,他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说:“没有一个节目会永远做下去,我已经准备好它随时停掉。”

数字解读《康熙来了》

2004年 第一期《康熙来了》于2004年1月5日播出,嘉宾是着名的毒舌李敖。小S当日跟他聊的话题相当“少儿不宜”。

周三

《康熙来了》每周三录影。录制从中午12点到晚上11点,一次录制完下周要播放的5期节目。大多数时间,作为主持人的小S都是穿高跟鞋站立的,这对于她的体力是相当大的挑战。

260期

康熙作为日播节目,一年录制超过260期,平均每期5名嘉宾。因为对嘉宾数量需求巨大,许多歌手和演员多半时间又不在台湾地区,造成了巨大的空缺,所以,台湾综艺节目以《康熙来了》为首在2008年之后培养了一批“通告艺人”。这些人岛外知名度不高,他们或者略有名气,或者与明星沾亲带故、或是过气歌手或演员、或是络名人,但是相当擅长在节目中聊天。目前活跃在台湾地区的“通告艺人”约有一两百名。

26次

在《康熙来了》中表现最好,最能够挑动收视率的“通告艺人”非沈玉琳莫属,这位“收视一姐”在2013年总共上过26次《康熙来了》节目。

50万新台币

根据《康熙来了》现今的制作人陈彦铭证实,《康熙来了》每集制作费用只有50万元新台币,相当于人民币12万元左右。除了蔡康永和小S的酬劳由中天支付,节目制作费需要涵盖陈汉典酬劳、摄影棚租赁费、布景费、道具费、音效费、梳化费等一系列成本。而这已经是全台湾地区制作预算最高的谈话类节目了。相比起内地《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这样一集预算在1000万连云港医院看牛皮癣果人民币规模的综艺节目,《康熙来了》确实在制作上颇嫌简陋。

1350新台币

《康熙来了》平均每集邀请艺人的成本不能超过5万台币,按照5名来宾分配,每人每集酬劳在1到1.5万新台币左右,有时候,有些艺人还会为《康熙来了》酌情打折。从节目开始就立下规定,所有在宣传期的艺人,无论名气大小,酬劳价格均为1350新台币一位(多人团体视为一位)。

3次布景改动

从2004年开播至今,康熙只改过三次布景,分别在2006、2009和2012年,每次预算都是100万台币,这也是通行价格。

100万罚金

《康熙来了》2011年9月14日播出《跟五月天一起热血追梦吧》单元,介绍五月天电影《追梦3DNA》拍摄过程,除出现电影海报特写镜头,还搭配台词及播放电影预告内容。因为节目末端还由主唱阿信说明电影上映日期,且在广告时段插播广告,广播电视节目广告咨询会议的多数专家学者认定节目广告化太明显,开罚100万元新台币。

揭秘《康熙来了》幕后制作团队

从王伟忠到詹仁雄,从梁赫群到孙乐欣,《康熙来了》虽然没换过主持人,却在10年前换过多任制作人更迭,如今这条生产线由绰号“B2哥”的陈彦铭掌控。

陈彦铭今年才只有34岁,曾做过模特和艺人,是历任制作人当中“卖相”最好,出镜最多的一个。

由他带领的11人幕后团队,除了他,年龄都在30岁以下,最年轻的仅有21岁。包括4个后期制作人员,6个前期制作人员。

“要让组里10个人都服气,又能顾全大局,才是制作人的挑战。而我采用的方法就是比所有人都强,我会想题目、会执行制作、还会剪带子,有时候剪到两三点觉得麻烦了,顺便把配音工作也做掉了。”

除了B2,所有《康熙来了》的工作人员,包括后期,都必须强制参与到“想话题”的工作中。《康熙来了》一周需要5个不同类型的题材和话题,一年需要260个题目。保持节目动力,幕后团队每周每人都要交出3至5个话题,开会时逐一讨论筛选。

不过,B2也承认,话题会有一年一次的轮回,团队做了几年后,还是逃不掉脑汁干涸。所以,10年间《康熙》也常有尝试变化节目形态,比如康熙搜查局,调查艺人的家居风水,去艺人家里拍摄他们睡觉的样子;开启两性研究所,让男女艺人进行辩论会互相吐槽。《康熙来了》固定每周三录像。录像当日,整个团队需要从早上9点备战,主持人蔡康永和小S中午11点抵达化妆、更衣,通常一集节目录制一两个小时,每集当中间隔半小时,两位主持人要在摄影棚里工作12个小时左右,直到晚上11点左右才能收工回家。

面对这种“非人工作强度”,制作人陈彦铭挂在嘴上的口头禅是“大家不能生病啊!”“做访谈类节目,问对问题最重要。”B2说,只有对的问题,才能衍生出好的剧本。所以,制作人比其他团员更辛苦的一点在于,必须要思考问来宾的问题。有了主干问题后,剩下的临场发挥都交给两位主持人。不过,在录影前一天,制作人小组都会把5期节目的录制主题和流程向蔡康永和小S做介绍。

而现场录影时,两个主持人视线方向都会有问题的提示大字报方便他们查阅。

至于小S和蔡康永手上端的小本本,那至今还是蔡康永和小S的秘密。“下节目后,主持人会撕掉自己写过字的纸张,拿去丢掉,而且是一次撕好几张,连笔迹都不会留下。”

浙江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厦门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张掖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浙江治疗宫颈炎方法
厦门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